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 登录

网站导航

搜索:
最新推荐

厦门鸿山慈善会在会展...
    鸿山慈善会在会展中心举办“厦门国际佛事展(...

云南省佛教协会举办“...
     2018年10月17日,是中国传统...

东方山佛教协会赴罗田...
    东方山佛教协会赴罗田佛教福利院慰问 搬运慰...

一场灾疫,让我们见证了善的力量

      2020-03-10 15:59:45  来源:当代佛教网  作者:liujunlan

 

一场灾疫,让我们见证了善的力量

    疫情面前,湖北安国寺崇谛法师撰文,以文字形式抗击疫情,以下为全文内容:
     庚子年的这个新春时节,成了我们再也无法抹去的历史印记。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毒灾疫,让长期快速奔跑的社会骤然而止,在一夜之间安静下来,陷入了一片沉寂。就如同深夜里惊悚的噩梦,只希望它快快醒来。而唤醒我们的,正是一种善的力量!它让我们在经历了悲伤、惶恐、甚至于绝望之后,找到心中的光明,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
    按照我浅薄的知识积累,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
    古代社会当然也常有瘟疫发生,但由于那个时候交通闭塞,人员流动相对缓慢,疫情的传染便也大都只是局限在某一地区,随着节气的转变,加之医者的妙手回春,持续一段时间后便会慢慢平息。
    而当今时代,交通已然超乎想象的发达,人们在尽情享受现代科技文明带来便利的同时,病毒也随着飞机、高铁承载的人群得以迅速流窜,加之春节正是返乡高潮,没有多长时间,这场因新冠病毒所造成的灾疫便蔓延了全国。
    面对一种新发现的病毒,当我们还没有研制出可以治疗的药物之前,最好的办法便是切断它的流通渠道,唯其不传,自会不染。我们国家此次便是采用的这种最为原始的办法,事实证明,目前来说这也是最为行之有效的。带来的最大烦恼就是除医疗等民生必需部门之外的整个国家链条都暂停运转,十几亿国人在家中囚禁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这未尝不是一个契机,让我们停下匆忙前行的脚步,重新审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乃至于社会发展的健康形态。非常遗憾的是,我们为此付出了血和泪的惨痛代价。
    这一次,我亲身经历了这场至今尚未平息的劫难
    我是2002年的秋天来到江城武汉读书的,还没来得及完全适应武汉“冬冷夏热”的气候,便遭逢了2003年春天的“非典”疫情。不过武汉当时并非核心疫区,我们也没有感觉到过于紧张的气氛,依稀记得学校并没有实行封闭管理,偶尔还可以戴上口罩去上街买东西。而这一次,武汉乃至整个湖北都成了核心疫区,我自己也同千万荆楚老乡一道,亲身经历了这场至今尚未平息的劫难。
    早在12月末的时候,媒体便报道了武汉发现“不明肺炎病例”的新闻,虽然大家也偶有议论,但很快便为其他的新闻热点覆盖了。随着年关岁末的临近,1月的时候,我还多次去武汉参加会议。而自己平时又特别喜欢选择公共交通工具,城铁、地铁,偶尔还搭乘的士。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应该一定有着数度与新冠病毒擦肩而过的经历,可能它念我是个与世无争的和尚,亦或是我的步履太过匆忙,使它未能得便搭上我这沉舟病树。总之,到今天为止,我都还能健康地与大家交流,用自己粗鄙的文字,记录下最近这段时间的一些感想,想来也是一个奇迹。     
    1月21日,是我在春节前最后一次到武汉参加会议,当时的疫情形势已然有些严峻了。当天下午,市区两级宗教部门的领导便来到寺院,开会研究关于安国寺春节期间暂停开放,封闭管理的问题。安国寺地处黄州的城区中心,每年春节到安国寺敬香祈福,是不少黄州民众的传统习俗,也是春节期间黄州城区参与人数较多的自发性群众活动。这种习俗已然延续了一千多年。早在宋代的元丰年间,东坡先生便在他为安国寺题写的碑记中写道:“岁正月,男女万人会庭中,饮食作乐,且祠瘟神,江淮旧俗也”。北宋时期,黄州的地方经济相对落后,人口密度也没有那么高。每年的正月间竟然有逾万人会聚于安国寺,祭祀祈福,可见当年“江淮首刹”的盛景,名不虚传。
    这几年,随着民众信仰的回归,春节来寺院祈福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每年的除夕夜里,都要劳烦很多人来帮忙维持秩序,疏导人流,保障安全。但今年的情况尤为特殊,当天凌晨,国家相关部门刚刚发布了将新冠病毒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管理的公告。面对着日渐严峻的疫情,密集的人流接触,很有可能会引起病毒的大范围扩散。
    为了遏制疫情蔓延,我们果断决定,春节期间安国寺暂不对外开放,并号召居士们春节期间都尽量减少外出,各自在家中诵经祈福,希望此次疫情能够早日平息,群生无恙。
    除夕当晚,下着濛濛细雨,似也在为那些因罹患疫病而离去的人送行,让这个本当万家欢聚的时刻,平添了几分伤感。因之前通过寺院公众号、地方电视台等媒体发布了寺院春节暂停开放的公告,大家都很理解和配合,除了来值班守夜的人员,院子里静悄悄的。我也得以度过了出家十五年来,最为“轻松”的一个除夕夜晚。虽说身体是轻松的,但心情确是万分沉重的。当晚,我在回复大家的拜年信息中写道:路断城封祛疫情,心悬无寐忆民生。大江一日春潮涌,但教神州享太平。万方有难,苦在斯民!每当有了天灾人祸,最应当引起我们关注的,总是最普通的民众。那一晚的交岁时刻,我代表常住擎响了三记大钟,匍匐佛前,虔诚的祈祷:

三宝垂慈,万圣护念,
灾疫早日平息,世界永享清和,
国泰民安,黎庶康宁!

    于他眼中,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
    随着疫情的蔓延,感染病毒的人日渐增多,一时间又没有绝对有效的治疗药物,使得大家惶恐的情绪越来越严重。身为佛子,当行佛事。从出家的时候起,师父便时常教导:要想修行上有所成就,就必须发起真实的菩提心,时刻践行菩萨“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可面对着备受煎熬的病患,惶恐不安的民众,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这个时候,更加体会到一个人力量的弱小。
    初一的早上,打电话给师兄明基大和尚,借着拜年的机会,同他商量看我们是否能为抗灾防疫做些什么。哪知他听了我的话回答说:这是必须的啊!四祖寺已经捐过了!我的心中一震,这就是我们的这位明基师兄:他信仰笃定,不善言谈,平时极少听他说起与修行无关的事情。见到每一个人,都报以淡淡的微笑,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同门师兄弟中,他的心量也是最为宽大的,真就如同东坡先生所讲,于他眼中,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
    我从出家,便开始向他亲近学习,共住同修了十数年。他慈悲的心量给了自己极大的包容,他信仰的笃定坚毅更给了自己极大的鼓励。每当我遭遇烦恼业风的吹袭,他又每每用他智慧的光芒,驱散我心头愚暗的乌云。2015年的春天,在他的嘱托下,我来到安国寺,更是得到了他坚强有力的支持。他虽然平时说话慢悠悠的,但在大事面前,从不犹豫。这一次又是这样,在疫情发生的第一时间,他便采取了行动。我笑着说他也真是过分,不通知一声便自己悄悄行动了。
    挂了电话,我便去找柔师商量此事,他也正有同样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当下找来出纳了解常住近期的资金情况。可出纳告诉我们,现在正值春节休假,银行关门,是办理不了对公转账业务的。而保守的我们,又一直都没有给常住开通电子银行账户,商量了半天,只能把暂存在常住的现金全部清点出来,加上常住法师和居士们捐出的现金,一并送到了黄州区总医院,希望能够为防疫救灾,病患的治疗,尽到自己的一点心意。 
    真的没有想到,疫情发生后,当我们发心想为救灾前线做点什么的时候,收到的第一笔善款,竟然是来自我的老师郭齐勇先生的。那天夜里都十点多了,他发来信息,并用微信转来一万元善款,说希望我能帮忙给救灾的医护人员买些生活用品,以表达他和夫人的敬意和问候。常同别人介绍先生,说他是当代真正的儒者,谦谦君子,霁月光风!多年来,他一直用生命在践行自己的信念和理想,为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而南北奔走,不辞辛劳。他是一位蜚声海内的大学者,但每次见面,都客气地称我为崇谛法师。他是一位儒者,但从未因为我是佛教徒而有任何距离感。在撰写论文的时候,悉心指导的同时,又给了我极大的包容。非常惭愧,我不但没能继承他的学问,却还在每次去看望他的时候,都能得到他的鼓励和安慰。在我建设安国寺最为艰难的时候,他不仅有亲自来看望,还把他那本就不多的工资拿出来支持我。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难以想象的。
    这一次,当他看到黄冈的疫情日渐严重,又是第一个送来善款,支持防疫抗灾。试问诸君:走遍天下,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善知识。文才君是我多年好友,他时常带着羡慕嫉妒的口吻同我说笑:大师实在是人间第一等福报!释、儒两家的恩师,都是真正令人仰止弥高的耆德!我每每都回以一笑,说这是我20多年坚持天天拜佛,求来的善报!玩笑归玩笑!我自己也时常在想,我真的是幸运的。无论是先师慧公上人,亦或是郭先生,他们的道德学问,慧业文章,都是我此生受用不尽的。两位师长的教诲和摄照,让我可以在世出世间的道路上,都能找到自己所追逐的那束光明。
    黄冈毗邻武汉,民众日常交流往还,与武汉的联系甚是密切,导致这次感染的病患非常多。而大别山区的地理条件,又致使黄冈经济相对落后,医疗基础设施非常薄弱,给防疫救灾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随着疫情的蔓延,黄冈已发展成感染人数仅次于武汉的重灾区,继武汉封城后,黄州也封城了。那段时间,见诸媒体的,除了各地疫情的通报,万众一心的奋战抗灾,日夜坚守的医者仁心,也还有一幕幕的生离死别,让人闻之而不忍,潸然泪下。
    湖北人民是伟大的!
    早上做清洁的时候,王居士向我讲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有一对年轻夫妇,凭借着自己多年的辛勤努力,终于在武汉买了房子,安家落户。伴随女儿的出生长大,一家三口的生活也越来越幸福甜蜜,活泼可爱的女儿,为这个家庭增添了无限乐趣。然而,就在这个春节前,一家人都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先是母女二人痛哭着送走了爸爸。没多久,无情的病魔又夺去了妈妈的生命。虽然医生拼尽了全力,但回天乏术,最后,小女孩也在一片悲痛惋惜声中,静静地离开,到另一个国度去和她的爸爸妈妈团聚。走的时候,小女孩的手中还紧紧抓着一张照片,那是她们一家的合影。
    有人听闻这个消息,写下了四句话:爸爸走时母女哭,妈妈去日女儿哭。可怜娇女黄泉路,草木惊魂无不哭。此情此景,让所有人听了都不禁落泪。没两天,又有人开始在网上澄清,说这只是一个编造的故事。在如今这样一个碎片化信息充斥网络的自媒体时代,我们已然很难去辨析信息来源的真伪。但我想,此时真伪已无关重要。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中,有那么多人因新冠病毒肺炎失去了生命,这总是不争的事实。也许这一家三口只是一个缩影,我们为之悲痛的同时,更应该从中感受到生命的无常,珍惜的可贵。
    一直都觉得,湖北人民是伟大的!在疫情爆发的时候,他们一面承受着亲人别离的伤痛,一面又面临着自己可能被感染的惶恐,但他们毅然决然的全力支持配合国家的封城决策,安守家中,以抑制病毒的扩散。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和情怀!湖北人民的牺牲和奉献,应当值得我们永远去铭记和感恩。即便这样,他们也还曾被一些人所误解。因为疫情最早是在武汉爆发的,当它蔓延到全国的时候,有些人开始埋怨湖北人,说都是他们吃蝙蝠、吃野味才引发了这次灾难。
    白云长老是我受比丘戒时的第四位尊证阿阇黎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祖籍山东登州,出生成长在关东辽宁,但业缘的牵引让我来到湖北,转眼在这里生活快20年了。从最初的气候饮食不适,到现在,我已然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这里的山山水水,这里的风土人情,无不浸润着荆楚风雅。
    我时常同居士们开玩笑的讲,说我上辈子一定是在这边生活修行过,所以今生还要到这里来还愿。一直都觉得,自己与湖北有着莫大的因缘,特别是湖北民众。因为寺院的生活环境,往往接触最多的,便是老爹爹、老婆婆,从他们身上,你完全可以感受到那种最率真的善与最质朴的美。
    白云长老是我受比丘戒时的第四位尊证阿阇黎。他是湖北新洲阳逻街道金台村人,出家后便前往宁波观宗学社就读,后参学于江浙各大丛林,大半生都在外游方漂泊。先后做过普陀山法雨寺、杭州灵隐寺的知客,后来又受请为赵州柏林寺、深圳弘法寺的首座和尚。受戒期间,因为是沙弥头的缘故,每天晚课放蒙山,我都要负责给饿鬼道的众生施食。那个时候自己刚刚出家,通身的习气,不曾有半点消磨。放个蒙山,也会打上几个非常花哨的手印,还自以为这是参学,很是得意。有一天下了晚课,长老专门找到我,语重心长地同我讲:
    蒙山施食,重在观想,辅以真言手印,饿鬼道众生方能得到真实利益。修法不是演戏,手印切莫追求花样,那只是哗众取宠。
    长老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微笑,但对我来说,却如临头棒喝,当下有所警醒。之后每每有机会亲近长老,自己都获益良多。
    长老总角出家,一生饱有参学,而且说话洪音嘹亮,精通梵呗佛事,水陆仪轨,常常受请到各地主礼修法。
    记得2007年当阳度门寺开光的时候,举办水陆法会,也是请的长老主法。听说长老要来,我便很是期待,可是等了一整天也没有见到他。直到傍晚时分,才看见他老人家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慢慢悠悠地来到寺院。就是这样,长老怕麻烦别人,八十几岁高龄,都还是自己一个人出门。用过晚上的药石,同他老叙话的时候才知道,他之所以来得这么晚,是因为下火车后自己跑去归元寺了。我方才突然想到,他老人家是在归元寺受的戒。长老说他每次到武汉,都会去归元寺拜一下。我们一群小和尚听了,都说要向长老学习,如此恭敬挂念戒常住。长老一听,笑着说:自己去归元寺,不仅仅是去拜戒常住,更重要的是,归元寺门口有不放葱花的面窝卖。在外漂泊这么多年,唯一念念不忘的,就是这个味儿。说着还用手一划,一根竹签子,扎上两个,咬上一口,我这四大金刚(仅剩的四颗门牙),刚好嵌到里面。说着长老自己笑了起来,我们一群小和尚也都跟着哈哈大笑。
    是的,这就是我所认识的湖北人,他们即使半生漂泊在外,但魂牵梦绕的,依然是这浓浓的家乡味道。每天清晨,如果你行走在武汉的街头巷尾,会看到各色小摊,兜售着让人垂涎的美味。行色匆匆的人们,手中也大多端着一个饭盒,里面装的是香喷喷的热干面,这就是湖北人的最爱。
    所以当听到有人埋怨说这次疫情是由于湖北人吃蝙蝠酿成的大祸,我是真心地为湖北人鸣不平。转眼之间,来湖北快20年了。虽然极少有机会出入饭店餐饮机构,但据我所了解,湖北人是真的没有吃野味的习惯。 
    很多人都不知道,湖北的美味太多了:热干面、糊汤粉、欢喜坨、糯米鸡、糖油糍粑、枯豆丝、桂花糊、豆皮、烧麦、酥饺、水煎包、糯米包油条、瓦罐藕汤……每天摆在湖北人面前的,都是这些琳琅满目的美食,哪还有肚子去吃什么要命的蝙蝠野味。 
    当然,湖北人也有他们自己的性格。记得师父曾经同我讲,归元寺的昌明长老评价武汉是一座“光辉”的城市,住着“英雄”的人民。那个时候,还只当是两位老人家的一个笑谈,并没有怎么去深究。十多年过去了,当我接触了千千万万的湖北老乡,才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涵义。
    说湖北人是英雄的人民,是因为他们通身沁润的那股子豪横之气。 
    他们敢爱敢恨,敢怒敢言,他们嫉恶如仇,他们从善如流。峥嵘岁月,湖北走出了无数的将军战士,用他们的铜肩铁骨,担负起为苍生谋福祉的重任。和平年代,他们依然未忘初心,秉持自己的善心善念,守候着家国的美好。间或挺身而出,维持他们所追求的正义主张。就像此次疫情爆发后,那无数逆行而上的白衣天使,那日夜奋战抢建医院的工人师傅,那不畏病毒传递爱心物质的志愿者,那风雨无阻行走于武汉街头巷尾的网格员……如果你在湖北生活久了,你会发现,这里到处都有这样的身影。他们生于斯,长于斯,荆楚沃土,江汉乳汁孕育了他们特有的精神品格:他们勤劳而勇敢,他们平凡而伟大,坚强的外表下,是一颗颗柔软而善良的心灵!
    大愿公益
    疫情期间,为了便于更好地了解救灾情况,我加了黄州的几个义工微信群,方才真正理解了,什么是全民抗战。正当大家准备欢度春节的时候,疫情突然爆发,紧接着黄州便封城了。不仅医疗防疫物资严重短缺,甚至连很多生活物资都没有足够的储备。疫情很快蔓延到全国,大家在坚守家园的同时,关注的大都是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而毗邻武汉的黄冈,处境越发艰难。 
    加之春节期间,工厂放假,物流中断,政府协调物资也需要一个过程。就在这个危机时刻,成百上千的黄冈民众行动起来了,他们自发地组成团队,支援防疫救灾一线。听说很多医护人员吃不上热的饭菜,便有经营餐馆的爱心人士发动员工,每天准备数百份的餐食,交给负责运送物资的义工,接力将热腾腾的饭盒送到医生、病患、值班民警的手中。有的病人突然住院,没有来得及准备生活用品,大家又把自己家里的物资捐献出来,从吃到用,乃至于成人纸尿裤,无微不至。临时启用黄冈的“小汤山”医院,需要人去打扫卫生,搬运物资,又有很多人涌上前去,配合政府部门,在数天时间里,完成了接受病患的工作,创造了黄冈的“火神山”奇迹。
    一幕幕感人泪下的场景,一段段可歌可颂的佳话。有人说: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可我们更应该知道,当他大义凛然的站出来的那一刻,已然注定了,他就是英雄!遗憾的是没有生花妙笔,逐一记录下来,让世人知道这段过往,记住这些无名英雄。但我想,那些曾经得到过帮助的人们,一定会永远记得,在这样一个春寒料峭的时节,就是那些最最平凡而又伟大的爱心人士,用他们的善念善行,温暖了自己的心灵。
    那段时间,义工群每天都非常活跃,大家互通信息,交流共勉,哪里有苦难了,哪里就有人冲上去,只要防疫需要的,自己家中有的,能帮忙找得到的,都会毫不犹豫地奉献出来。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在防疫抗灾的初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铸造了人民战役的钢铁长城。 
    在义工群里,我接触比较多的,是以梅愿为核心的一个爱心小团队。寺里筹集的救援物资,开始都是通过他们,直接对接医院,交到一线医务人员的手中。一次交流的时候,他们都说等到疫情结束了,一定再来安国寺,听我聊聊佛法。我说一言为定,并鼓励他们到时候可以多约上一些爱心人士,筹备成立真正的爱心公益组织。
    他们听了非常认真,竟然开始商量如何为这个爱心组织命名。有人提议说是梅愿女士发起的,就叫“梅愿爱心协会”吧!我听了忙说不好,半开玩笑的同他们讲:梅愿,就是没愿!做慈善公益怎么能没有愿力呢!要学习地藏菩萨的大愿力,众生无尽愿无尽,大的愿力,才有大的心量,大的魄力,大的愿景,大的实践,去利益最广大的人群,应该叫大愿才好!他们听了都说非常好,随后,也真的把群的名称改为“大愿公益”了。这就是我所认识的湖北人,他们纯真质朴,真诚友善。当然,也就是这位叫梅愿的弱女子,在知道义工服务的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的时候,直率地站出来批评;当知道有人冒充黄冈爱心人士的名义在网上募捐骗钱的时候,带人前去声讨理论。
    东坡先生曾经在他的一篇文章《书韩魏公黄州诗后》这样的评价黄冈:“黄州山水清远,土风厚善。其民寡求而不争;其士静而文,朴而不陋。虽闾巷小民,知尊爱贤者”。这就是东坡先生眼中的黄冈人民,他们淳厚善良,安贫守本,淡泊无争,尊贤重道。这里的读书人更是闲静而富有才华,质朴而不觉鄙陋。难怪像王禹偁、韩琦、苏轼这样的先贤都会喜爱上这里的嘉山秀水,风土人情。我想,我最大的荣幸,莫过于能和这些先贤一样,作为一个外乡人,在这里生活了几年后,而深深喜爱上这个地方。或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和他们一样,以湖北人自居,并为之而倍感骄傲和自豪了。
    当信仰化作人生日用中的一种信念,便会形成强大的精神力量 
    每当遭逢灾难,团结互助的精神品格便会变得更加突出和重要。我们的祖先也正是明白了这一点,才手挽着手,共同走出了人类茹毛饮血的蛮荒岁月,战胜了一个又一个艰难困苦,步入了今天的文明时代。师父常常会讲起他四个大众的理念:大众认同、大众参与、大众成就、大众分享。
    此次身处灾区,作为疫情的亲历者,我更是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疫情发生后,各地佛协组织、各个兄弟寺院、更有无数的居士信众,来电来函,捐资捐物,一批又一批的防疫赈灾物资通过安国寺,捐献到医院、社区、老人院等最需要的地方。而每一份爱心物质,都凝聚着大家的信心和力量。就像广东汕头的慧玲居士所说的那样,大家能够有缘参与,都是万分欢喜的。之所以欢喜,只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信念,它来自于佛法的信仰。而慧玲居士也正是带着这份欢喜,动用了自己的一切资源,四处寻找可以购买口罩、护目镜、额温枪的渠道,并拿出自己的积蓄来奉献爱心。
    我们常说,当信仰化作人生日用中的一种信念,便会形成强大的精神力量。我见众生如故,缘来总是重逢。佛法的因缘,让我们在轮回的道路上再次重逢;佛法的信仰,也必然可以帮助我们战胜一切困难,平息一切灾厄,乃至最终走出生死轮回的困境。
    遭逢灾疫,我们是不幸的。但如果能够通过这次灾疫让我们感受到人间的大爱,得以重新审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懂得生命的可贵,学会去珍惜当下,那么我们又可以说是万幸的。这应当是经历这次灾疫之后,大众应有的共同觉醒。相对于肉体的折磨,这场灾疫带给我们更多的,是内心的伤痛。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我们逐渐看到了胜利的曙光。随着一些地区的复工,人们的生活秩序也开始得以慢慢恢复,但内心伤痛的平复,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个时候,恰恰需要佛法的心灵关怀。
    疫情期间,会长正慈大和尚有打过很多次电话过来,说希望法师们都能行动起来,多录制些视频、多写些文章,来为大家坚定信心,鼓舞士气,振奋精神。他说这个时候,正是需要我们发声的时候,我们就一定要发出正能量的声音。一直以来,都觉得会长是一个有温度的法师,他富有人文情怀,又对当下的社会环境,有着深邃的思考与积极的回应。这些年来,在他的带领下,省佛协的使命感越来越强,教务、文化、教育、对外交流等各项活动也得以积极展开,呈现出全新的气象。而对于我们这些年轻的后辈,他也给与了极大的包容和无微不至的关怀。每次见面,他都会笑着说,别把自己弄得那么累了,安僧办道,这才是我们出家人的本分事。这次疫情发生后,他不仅到处募化各种防疫物质,更是撰写了很多篇防疫日志,用文字来为大众打气,鼓励大家坚定信心,共度难关。
    虽然有会长的反复鼓励,但我始终不曾动笔,实在是觉得自己的文字不足以驾驭此时的心情,而自己的学识、道德和修为更没有可能为大众提出具有精神养料作用的思想。唯一可能的,就是像这样拉拉杂杂的片段性回忆,吐露出这一个多月来,淤积在自己胸口的心绪。
    佛说布施有三种:财施、法施、无畏施。
    所谓无畏施,是说当众生身心不安、恐怖畏惧的时候,菩萨以种种方便威力,施以鼓励,让众生消除畏惧的感受,得到安乐,所以观世音菩萨也叫施无畏菩萨。经历了此次灾疫的民众,心中充满了悲伤、迷茫、无助,乃至于惶恐的情绪,正是急切地需要他人的慰藉,来安稳自己的身心。有的时候,一声问候,一个微笑,也足以给人以信心和力量。 
    李建国先生和傅晓京女士是一对非常亲切和蔼的长者。听建国老师讲,他当年在读书的时候,生活非常拮据,靠着导师的热心帮助,方才得以顺利完成学业。他说当自己感受到这份善的力量,便发愿一定要将它不断地传递下去。多年来,他和傅老师经常参与各种公益慈善活动,还去给很多孤寡老人提供生活帮助。因为千叶长老的因缘,他们与我相识,并多次前来安国寺参访礼佛。虽然大家平时联系不多,但自从他们在新闻上知道了湖北爆发疫情,便每天都会发送一条或两条问候的消息,一个多月来,从未间断过。即便有时仅仅是一个笑脸,但也足以温暖人心。
    这也是一次考验,一种修炼
    “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还有很多像这样的关心和问候,我并没能就每一条信息都去逐一回复,因为我一直在等候疫情结束的那一天,我想在那个时候再一同告诉他们,每条信息、每一份问候我都收到了,更要感谢他们的鼓励和支持。我们以道相契,我们以诚相知!千里同风,百川共月。俱当盛岁,愿交臂以弘通;值逢风雨,誓比肩而前行。这是真的益友善知识!
    我们因为有着佛法的观照,有着诸多善友的护念,才能得以在灾疫面前,保持正念,坚定信心,积极乐观地面对和生活。而对于很多普通的民众,他们并没有机缘去听闻佛法,树立正见。当面临灾疫的困苦逼迫,甚至于亲人的生离死别,他们一定是悲痛万分的,而后是深深的迷茫和无助。
    疫情发生后,网上弥漫着各种悲伤、猜测和怨愤的情绪,乃至于出现诸多阴谋论,也时常有居士将这些信息发给我。我每每都会告诉他们,我们现在还不具足佛陀的智慧,去洞彻宇宙人生的真相。每件事情,都有它的因缘果报,究竟真相如何,以我们目前的力量,很多是难以甄别的。至于是非的东西,更没有去探求的意义,唯有交给历史去审判。就像佛陀说所的毒箭喻,当我们被毒箭射中,首先最为重要的是把箭拔出来,救命要紧。而不是去纠结箭是谁射的,他为什么要射我。像极了此时的我们,真的该好好地安定心神,珍惜生命,爱护家人,积极乐观的过好每一天。而不是每天通过手机去追逐那些负能量的信息,它们只会让自己的心绪更加惶恐不安,徒增烦恼。
    当下时期,就个人来说,我们一定要安守家中,做好自我隔离,保护好自己不被感染,这也是对家人,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因为我们是幸福家庭的一分子,更是美好社会的一份子。所以,在没有宣布解禁复工之前,我们一定不要私自出行,安守家中,坚持到最后一刻,这也是一次考验,一种修炼。就像那些选择闭关的修行者,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要独自面对自己的内心,消磨自己的习气,这确实需要强大的意志力和坚忍的定力。但如果你做到了,一定会有很大的收获。
    同时,我们还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给他人以关心和帮助。就像之前所说,随着疫情结束,生活秩序的重新构建,很多人都面临着生活乃至心灵的烦恼。很多人因为疫情失去了生活来源,乃至于事业破产;住房的租金和贷款、孩子的学费和生活,一切都成为难题。还很多人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庭的依怙。逝者逝矣,生者如斯。如何让他们从内心的悲痛和忧伤中走出来,重新树立起生活的信心。这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整个社会都要极为关注的问题。
    对于很多像我一样的八零后,安妮宝贝是非常熟悉的一位女作家。高三的时候,开始读到她的文字,从《八月未央》到《彼岸花》,再到《蔷薇岛屿》。说实话,那个时候她的文字有些忧郁,甚至透着一种孤独、阴郁与苍凉,但却把年轻人内心的那种叛逆、焦灼与迷茫表现得淋漓尽致。
    人们都说八零后是极为特殊的一代人,他们出生和成长的年代,正是中国社会发生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化时期,电子信息时代的到来,使得八零后面临着身心世界强烈的冲击和挑战。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开始向往大城市的生活。但大城市繁重的工作和匆忙的生活节奏,又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压力。钢铁丛林的都市社区,邻里关系日渐淡薄,再没有了大杂院的市井温情。车水马龙的喧闹,掩盖着他们的孤独与失落,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而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他们不仅要为培养孩子的费用发愁,还要面临四个乃至更多老人的赡养问题。都一切,都让他们有些迷茫和困惑。他们在隐忍与放纵,孤独与徘徊之间若沉若浮,寻找着心灵的家园,却始终找不到出口。这些都是当时安妮文字所要表达的主题。那个时候的青年人,大都非常喜欢她的文字。就如同饮鸩止渴一般,一杯一杯地吞噬着寂寞与空虚。
    出家来到寺院,我便没有再读到过她的文字了,除了她和韦力先生合著的那本《古书之美》。听说她已更名为庆山,文字风格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多了许多对于终极关怀的探讨,越发富有生命尊严的温暖,想来她也一定是于佛法有所得。
    前两天,她通过别人联系到我,说是书友会募集了一些善款,希望能够为黄冈灾区的民众奉献一点爱心。他们听说很多人感染了病毒,包括一些医护人员。更有的人不幸因之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留下了无限的遗憾和无助的家人,老无所依,少失所养,书友会的同仁希望能用这笔善款来给他们提供些许的慰问和帮助。我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更是由衷地赞叹。
    这个时代,真的需要更多像庆山这样有历史担当和慈善情怀的作家站出来,他们不仅可以用自己的妙笔去回应时代的呼唤,书写人生的美好;更可以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凝聚善的力量,去给更多的人以关心和帮助。
    此时悬天月,圆缺与君同。高度发达的科技文明使我们的空间距离越来越近,慈悲圆融的佛法智慧让我们的心灵越来越近。作为个体的生命,我们需要用佛法的智慧来安顿自己此时烦躁不安的心灵;而作为生命的群体,我们更需要佛法的慈悲来凝聚大众善的力量,把手同行,共度难关。
    每年的元宵节,我们都会去游灯行像,以祈祷新的一年风调雨顺,物阜民丰。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也只能作罢。上元入夜,城中没有半点节庆的气氛,万幸的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疫情慢慢得以控制住了。点灯的时候,我爬上青云古塔,熟悉的黄州城就静静地睡在眼前,她应该是真的累了,才会为病毒所染。我的心中五味杂陈,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己亥岁末,江城罹患疫情,荆楚渐染,人各惊恐。庚子新春,是疫乃波及华夏,举国无岁除之庆,群生有倒悬之危,万方有难,苦在斯民。我鄂黄因近武昌,所患尤甚。幸得四方同袍仁心济世,倾囊襄助;黄州父老戮力同心,奋志抗抵。至正月望日,方有所缓。元宵入夜,放眼街头,虽有万家灯火,未见人流如海,昔日车马喧喧,此时满城寂寂,不禁心下凄然。遂草成俚句,以记其事。

?云踪鹤梦已经年,风雨孤灯一榻悬。
春有归期梅有蕊,人无喜色灶无烟。
深悲民患生犹苦,欲挽颓波意更拳。
野火连天烧此夜,毒霾散尽好安禅。

    愿我们的信念能汇聚成一团烈火,烧尽这灾疫的毒霾!让我们共同祈祷,灾疫早日平息,天下苍生无恙,山河如旧,佛日常辉!

 整理:中国当代佛教网--佛教新闻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沪ICP备06053729号]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